理论讲堂
当前位置: 首页>>理论讲堂>>正文
“家国情怀”就是中国人的信仰
2019-02-27 22:00   审核人:

“家国情怀”就是中国人的信仰

   宗教≠信仰,信仰是人类超越生命限度的本能。

1793年,英国人乔治·玛噶尔尼带着一个庞大的使团来到中国,游历了整个东部中国,写下了这么一句话,“我发现,中国人没有宗教”,为中国人早就怀疑自己多年的一个判断增添了一个注脚,那就是—-中国人没有信仰。信仰是人类超越生命限度的本能,是人区别于动物的根本标志。那中国人的信仰是什么?


家是最小的国,国是千万家,家庭的前途命运同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命运紧密相连。自公元前 221 年,大一统体制的建立开始了中国 2000 多年的和平与稳定。纵然也有过分裂与战乱,但和平与稳定是中国历史的主流,使得中国人基本上可以将自己的希望寄托于人世间的“家国”,基本上可以做到儿孙绕膝,代代相传。人文性质的儒家最终在与其他思潮包括宗教的竞争中胜出,“家国情怀”因此得以酝酿成型。相比之下,欧洲由于长年处于分裂与战乱之中,不仅使得“白发人送黑发人”成为中世纪欧洲人的人生常态,而且也不存在一个统揽全局的国家主权可以主持正义。这就使得欧洲人基本上没有办法将自己的希望寄托于人世间的“家国”,在常年的痛苦和无奈之中,欧洲人只能将希望寄托于超世的“天国”,宗教信仰因而得以酝酿成型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一个民族的宗教情结越浓厚,其实说明它在历史上是越苦难的。这就是马克思在《黑格尔法哲学批判》中所说的:“宗教里的苦难既是现实的苦难的表现,又是对这种现实的苦难的抗议。”“宗教是人民的鸦片。”“废除作为人民的虚幻幸福的宗教,就是要求人民的现实幸福。”尽管今天的欧洲看上去和平稳定,然而放在整个历史长河里,目前的欧洲现状不过是历史的“1/24 秒”罢了。2000 多年的分裂战乱,2000 多年的痛苦无奈,2000 多年的宗教信仰,如今几十年的和平稳定,又岂能一下子抹去整个历史的印记?

 

对于大部分没有虔诚宗教信仰的中国人,究竟用什么方法来超越生命限度的?历史给出的答案是“家国情怀”。什么叫“家国情怀”?从某种意义上说,所谓信仰,就是在你的生命中,找到比你的生命更加高贵的东西,在必要的时候,宁可牺牲自己的生命也要去成全和捍卫的,就堪称信仰。所以我们能看到在空前的地震中,一位母亲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自己孩子、另外一位母亲临死前拼劲全力解开衣襟为襁褓之中的孩子喂奶,为孩子争取到了最大救援时间。只要孩子的生命在,她们来生的希望就没有全然断绝,死神也打不垮她们的精神脊梁。这就是中国人的“家”,这就是中国人的孩子,这就是中国人超越生命限度的方法。“家”不仅凝聚着中国人人文的情怀,更寄托着中国人超越的梦想。

在国人心中还有一个字与“家”齐名,并称千年,那就是“国”。在危难面前,我们看到更多的是解放军武警战士、消防队员、医疗队员,全国乃至于全球的华人志愿者,他们不畏艰险来帮助被拯救者,只因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,叫作“中国人”。这就是中国人的“家”,这就是中国人的“国”,这就是中国人的“家国情怀”。“家”是生命的接力,突破的是生命纵向的限度;“国”是生命的互助,突破的是生命横向的限度。纵横交织,经纬交错,方可织成一张生命之网。置身于这张生命之网,中国人就如同希腊神话中大地之神盖亚的儿子安泰俄斯一样,只要双脚不离大地,就永远不可能被打败,因为它能够从母亲那里获得无穷的力量。置身于这张生命之网,鲁迅先生说:“老的让开道,催促着,奖励着,让他们走去。路上有深渊,便用那个死填平了,让他们走去。少的感谢他们填了深渊,给自己走去;老的感谢他们从我填平的深渊上走去。明白这事,便从幼到壮到老,都欢欢喜喜地过去;而且一步一步,多是超过祖先的新人。这是生物界正当开阔的路!人类的祖先,都已这样做了。”今天,前行的道路上还有深渊吗?没有关系。今天,少的已经成为老的,我们已经成为他们。如果有必要,我们也愿意用自己的生命填平那深渊,放我们的孩子到更加光明开阔的地方去,从此更加幸福的度日,更加合理的做人。这是中国民族正当开阔的路,我们的祖先,早就这样做了。

现在,还有人说中国人没有信仰吗?自古以来,中国人就有“家”有“国”有“情怀”。“家国情怀”就是中国人的信仰,就是中国人超越生命限度的方法。

关闭窗口